<dl id='owzmo'></dl>
  • <tr id='owzmo'><strong id='owzmo'></strong><small id='owzmo'></small><button id='owzmo'></button><li id='owzmo'><noscript id='owzmo'><big id='owzmo'></big><dt id='owzm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wzmo'><table id='owzmo'><blockquote id='owzmo'><tbody id='owzm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wzmo'></u><kbd id='owzmo'><kbd id='owzmo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owzmo'></i>
      <i id='owzmo'><div id='owzmo'><ins id='owzm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ins id='owzmo'></in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owzmo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owzmo'><em id='owzmo'></em><td id='owzmo'><div id='owzm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wzmo'><big id='owzmo'><big id='owzmo'></big><legend id='owzm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owzmo'><strong id='owzm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owzmo'></span>

          1. 孿嬰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韩漫漫画无遮挡免费_韩漫漫画无遮挡全免费_韩漫免费无遮漫画免看网站

              清雍正年間,福州的鼓山腳下,原本搭有一座八卦樓,逢年過節,熱鬧無比。後因百姓過年期間燃放煙花爆竹,不小心引燃八卦樓,被燒成灰燼。福州錢莊的錢掌櫃,覺得此樓燒瞭可惜,便又牽頭集資重建,讓它恢復瞭原貌。

              秋高氣爽的一日,八卦樓來瞭一個外地人叫黃郎,頭戴紫冠,身披黃袍,自稱醫術高明,專門醫治不育之癥。這無異於戳中瞭錢掌櫃的軟肋,他膝下無子,正苦惱著昵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自稱黃郎的人,懷裡抱著一個男嬰,男嬰長得像是年畫裡的娃子,俊美無比,惹人喜愛。黃郎掃視瞭下密密的人群,開瞭金口:我說諸位,你們來此目的,無非都是為瞭生龍生風之事,不過,萬事強求不得,得講求個緣字。本尊天機不可多泄,隻得委屈讓手上的黃嬰擇個有緣人。

              黃郎不給人看病捉藥,卻又做什麼?卻見黃郎把黃嬰放在地上,小不點的黃嬰跌跌撞撞,竟然找到錢掌櫃,扯住他的褲腳,惹得眾人把目光齊刷刷地投向錢掌櫃,都說錢掌櫃好有福運,被選中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黃郎打瞭個響指,有一個紮著沖天辮的童子便端出一個托盤。黃郎道:此乃血丹,需夫婦同時服用,且帶黃嬰去壓床,必可喜得貴子。說完,黃郎便抱過黃嬰,用簍筐裝瞭,再讓錢掌櫃把簍筐背在肩上。這是請黃嬰去壓床。錢掌櫃正經道:若事成,必當重謝!便屁顛地背著黃嬰往錢府趕。

              錢府門前有二隻大獅子,威猛無比,獅子嘴裡的轉運珠,被錢掌櫃老爹的雙手摩梭得光滑無比。這老爺子每日必到府前,轉動這轉運珠,鎮的是錢府風生水起,源源不斷累財。可錢府財是聚瞭,人丁卻旺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老爺子正在摸著轉運珠子,一抬眼,見兒子手裡提著一包丹藥,後頭背著一個簍筐。他何曾幹過這體力活,還以為兒子是吃錯瞭藥。遂摸摸錢掌櫃的額頭:錢兒,你這是發什麼蒙?這種體力活,讓下人去幹就成瞭。錢掌櫃嘣出一句:爹,這力氣活可得親力才行。老爺子打頭探向簍筐,沒想到,一個年畫般俊俏的男嬰,就坐在簍筐裡,對著他笑呢。

              這還得瞭,老爺子立馬就把黃嬰抱瞭起來,明白瞭來龍去脈後,老爺子喜上眉梢,忙讓錢掌櫃叫出夫人柳氏,洗凈雙手,趕緊服下血丹。把黃嬰像個祖宗一樣供著,喂飽洗凈,直接就把黃嬰放在新裱的喜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黃嬰到瞭喜床,蹦跳瞭幾圈後,興許是累瞭,便睡著瞭。柳氏摸摸黃嬰的臉,又摸摸自己的肚子,就把黃嬰安放到夫妻二人中間,美滋滋做起夢來。

              天亮瞭,童子背著簍筐要來接走黃嬰,等瞭許久,老爺子才依依不舍地抱出黃嬰。童子湊在錢掌櫃耳邊咕嘀瞭幾句,錢掌櫃聽得是臉都白瞭。童子道瞭聲:若想得子富貴,請掌櫃謹記!就此拜別。

              黃嬰一走,老爺子食不知味,茶飯不思。錢掌櫃不得已把內情告訴瞭老爹。那天童子一席話,你道是何事?原來,黃郎所謂的血丹隻是用來騙人眼球的。老爺子氣得流著涎水說:那黃嬰來壓床是怎麼回事?

              錢掌櫃才道:黃郎是來賣嬰孩的。表面上要做得神秘,隻要錢傢假裝有喜,10個月後,黃郎便會送黃嬰來錢傢。當然,夫人的肚子也是要墊大的。一旦黃嬰秘密送到,便可光明正大,說是錢傢所生。

              老爺子已中瞭黃嬰的親情毒,趕緊讓兒子照黃郎吩咐所辦。

              果然,10個月後,黃郎秘密送子上門。那剛出生的黃嬰,雖比不得來壓床的黃嬰靈俊,倒也有模有樣。錢府遂喜添丁,大宴賓朋,一連擺瞭上百桌宴席,賓客都對錢傢兒郎贊不絕口。